24.jpg

唉唷喂呀~~~我居然整整的給他寫了六大頁。(第一次這麼認真)

臨時才趕出來的,可能寫得不是很好,請見諒啊XDDD

雖然時間可能有點出入,不過,這算是篇龍燮的真身文啦(沒有H)←硬要說XD

因為本人比較喜歡寫鬼畜H(喂)

總不能在梁小孩生日這天這樣惡搞吧(他會哭的)

 

龍俊亨,請給點表現OK!?

 

生日快樂喔!我最珍惜的寶貝。

你是所有B2UTY的寶貝呢1775465354.jpg

 

 以下文章↓

    

  梁耀燮自認不是個臉皮很厚的人,但是偏偏每次對象是龍俊亨時,就會讓他理所當然的表現出一副捍衛「自己」男人的丟臉模樣,就像現在這樣

 

  「你這小傢伙,還不快點下去!!」龍俊亨面無表情的對突然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孩命令著,低沉的語氣頗有些許恐嚇的意味在,相信只要是個人都能感受得到。只可惜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孩,絲毫懼怕的意思都沒有的回嘴:「可是我覺得俊亨的大腿比起任何柔軟的沙發都好坐耶!」,說完便又自顧自的在人家大爺的腿上,蹭來蹭去尋找最佳位置,還對著攝影師的鏡頭,擺出勝利的手勢^_^

 

  =_=

 

  也是啦!比起像個人,龍俊亨覺得梁耀燮更適合用寵物來形容,還是特別可愛的那種。高興的時候蹦來跳去像隻淘氣的小猴子,沒個停歇,不開心的時候老是喜歡躲在自己胡思亂想的蝸牛殼裡,獨自生悶氣,睡覺的時候習慣把自己捲成一尾小蝦球,凸顯出他的不安全感,不自覺的鼓起包子臉裝無辜時,又像極了偷吃松果的小松鼠,想著想著不自覺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。

 

  疑惑的抬頭看著龍俊亨極力忍住笑意的臉,梁耀燮不解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額頭,「生病了嗎?沒發燒啊!」歪著頭陷入自問自答中,突然伸出的手被另一隻溫暖的手給握住,「看你小小一隻,沒想到手還真是異常的大呢」男人驚奇地低喃。

 

  !

 

  梁耀燮能感受得到男人的那雙大手,正撫摸著自己冰冷的手,仔細地不放過任何一個指節,輕輕地碰觸像是在憐惜最珍貴的東西似的。

 

「臉好燙,難道生病的是我?」,半猶豫著抬眼對上龍俊亨那深邃迷濛的雙眼,心頓時漏了一拍,說不清那眼裡蘊含的意味,專注地只看著一個人,而那人是……!!

 

  「耀……」飽含情欲的聲音,一喊出兩個人同時都嚇了一跳,像是想看清對方眼裡的想法,兩顆頭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緩緩靠近,時間彷彿瞬間靜止,世界安靜到只能聽到對方的呼吸聲,額頭鼻子然後是

 

  「俊亨在嗎?」休息室的門猛的被打了開來,也打散了一室曖昧氣息,李弘基像一陣風一樣的飛奔進來。

 

  碰的一聲!!

 

  「好痛」被摔在地上的梁耀燮哀怨的嘟囔,眼裡淚眼汪汪的模樣,像極了一隻被主人遺棄的小狗。看著旁邊兩個男人擁抱在一起談笑風生,眼裡真的覺得刺眼極了。

 

  「俊亨我們來畫這種眼妝好不好」、「昨天還有粉絲問我們是不是一對呢!哈哈!真好玩」、「等等歌謠結束後我和希澈他們約好要去吃飯,一起去吧」,打自李弘基一出現,龍俊亨就沒再瞧過梁耀燮一眼,彷彿剛剛只是一場夢境似的。完全插不進兩人的對話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自己,現在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吧?像縮頭烏龜般的逃避心裡,驅使梁耀燮無聲的從地上爬起,默默的轉身準備推門離去,握著手把停頓片刻,心想龍俊亨會不會注意到自己離開而叫住他,沒有勇氣回頭,耳裡盡是兩人不曾間斷的笑聲,好難堪……他不會注意的吧。

 

+++

 

  他離開了。龍俊亨的視線從梁耀燮轉身離去時起,一刻都沒移開過。

 

  「弘基,還好你來了!」龍俊亨語重心長的說。

 

  「你沒頭沒尾說這句是什麼意思啊!?」弘基好奇的逼問。

 

  也不管人家的問話,龍俊亨就只是呆呆的望著那扇門,身體僵硬的動了下雙腿,大大的深了幾次呼吸,真的是好險,居然只是看著他就「硬」了!調整了一下坐姿,努力的想平復下來,真是的居然對著那張孩子般的臉發情,馬的!老子可不是戀童癖啊!!!!!!

 

+++

 

  衝出休息室的梁耀燮,完全像隻無頭蒼蠅的到處亂竄,「啊!!真想挖個洞鑽進去。」太丟臉了,我居然有一刻以為龍俊亨是在意自己的,結果卻是我自己想太多了。事實上,我一點都不了解俊亨吧!連他和誰是好朋友我都不知道,對他而言,自己就只是團員而不是朋友,更不用說是那種唯一的關係

 

  一想到這就忍不住掉下眼淚……

 

  「小耀?

 

  沉溺在自己哀傷情緒中,突然聽到某人的呼喚而驚醒過來,抬頭才發現是尹斗俊,連忙雙手揮舞著擦掉低落的淚,卻被斗俊一把抓住給拖到身邊。

 

  「你哭了。」肯定的語氣。印象裡,梁耀燮雖然心思細膩,看起來很脆弱易受傷,但是卻很少在人前哭泣,而能讓他這樣傷心的人永遠都只有,那一個人!

 

  「我沒有啦!只是剛剛彩排完覺得有點累而已」努力擠出一絲微笑,討好似的往斗俊身上磨蹭了下。

 

  這孩子,大概沒有發現他現在的這笑容比哭還難看吧!!總是習慣在人前逞強,就連自己也都無法讓他坦承心裡的想法嗎?!梁耀燮,你永遠都不會知道,此刻的我多想就這樣擁你入懷,只可惜,這權利早在當初我選擇了顧全局面就已不復存在。

 

  「臉色真差,昨晚又一整夜沒睡了吧!」沒打算戳破謊言,斗俊轉移話題的說。誰都知道梁耀燮在大型活動之前,是不睡覺的,因為他害怕睡醒之後還要開嗓會來不及,所以在車上也都只是閉眼假寢,身體這麼差,又老是不睡覺,這孩子,就是一個讓人操心放不下的主啊!想到這便有點生氣的抬手,像搓麻糬般的捏揉梁耀燮的臉。

 

  「斗俊!?」臉好痛TAT。為了自己可憐的小臉蛋,尹斗俊和梁耀燮就在大庭廣眾之下,上演起你追我跑的愛情(?)攻防戰。正玩的不亦樂乎的時候,偏偏就有人出現來棒打鴛鴦(?)

 

  一拳一個爆栗,龍俊亨像在玩打地鼠的遊戲一樣。

 

「合唱部分要開始彩排,大家都在等你,還要在這裡磨菇多久?!」拉著因害怕而閉上眼等著拳頭落下的梁耀燮,大步地往會場走去。

 

  ?沒有被打,梁耀燮張大眼睛看看龍俊亨整個黑成一片的臉,再轉頭看向抱頭蹲在地上呻吟的尹斗俊,心想:「一定很痛吧>_<」。

 

  「不愧是我們的地下隊長阿!」莫名發出感嘆的孫東雲,拿著筆記趕忙記錄下。

 

尹斗俊vs.龍俊亨,5戰5敗。(朋友妻、不可戲☆x5)

 

  經過尹斗俊身邊,龍俊亨冷不防的丟下一句:「他,是我的」,霸道而堅定。

 

+++

 

  It's my life
  It's now or never
  I ain't gonna live forever
  I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'm alive…
」搖滾的氣息,沸騰眾人的靈魂,龍俊亨也不例外的沉溺其中。帶著讚賞和無限愛憐的表情,專注地只看著那個無時無刻,都能輕易地牽動著自己思緒的小孩。

 

  「好,先休息一下。」PD一聲令下,所有人全都鳥獸散了去。梁耀燮卻還站在台上和他的mic作戰!

 

  就看梁耀燮在那裡把mic拿起來,左晃晃、右甩甩,一臉苦惱的模樣。真是個小白癡,龍俊亨莞爾一笑,正準備上前幫助梁耀燮時,卻發現另一個人影比他更快一步的往梁耀燮那走去,也可以說是「撲」去。

 

  「耀燮!!逮到你了吼~~~」笑的像隻狐狸似的男人,還不等梁耀燮回過神來,便一把攔住他的腰,往自己的懷裡一帶,這個親暱的舉動,就像情人間般的親密。

 

  「是珍雲呀!嚇我一跳呢」面對巨人般高大的弟弟,梁耀燮再度為自己的身高鞠一把眼淚,明明我才是哥阿,才是那個應該抱弟弟在懷疼惜的人,此刻卻倒反過來了。

 

  「剛剛我就在旁邊喊了你半天,你好像都沒聽到呢」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。

 

  「呵呵~這個…,我在背歌詞啦!」總不好意思說因為煩惱身高太矮,怕勾不上mic吧!

 

  O_O

 

  不著痕跡的推開那膩人的懷抱。雖然珍雲是自己很疼愛的弟弟,但是這般親密的舉動,還是讓梁耀燮感到些許尷尬,他,還是不習慣與人肌膚接觸的感覺,除了,龍俊亨。

 

  面對眼前上演的這副強奪民男的畫面,龍俊亨不動聲色的拿起手機,咖卡兩聲,紀錄下。仔細確認幾個畫面後,「這是證據喔。」淡淡地在心裡默念。

 

+++

 

  歌謠過後。終於結束完忙碌的行程,得到洪老闆的許可,能夠優哉的放個長假囉!!梁耀燮邊收拾行李邊愉快的哼著歌,總算能暫時逃離這令人低迷的氣氛。也許是自己想要得太多,已經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坦率的面對他了,看到他和其他人親密的模樣,明知道只是普通的朋友,仍會妒忌到快發瘋,想要的東西,如果不是全部就寧可不要!我就是這樣偏激的人,你如果知道我這樣的一面,會討厭的吧,唉,就趁這段時間好好整理一下,這不該存在的感情吧,這樣,我想對彼此都好。

 

  收拾好行李,回頭環顧擁有無限回憶的宿舍,再度大大的嘆了一口氣,開門,離開。

 

  「想去哪裡?」帶著低沉的聲音詢問,站在門口的龍俊亨,沒有打算讓開而是將梁耀燮推進宿舍,然後關門,鎖上。

 

  「!」

 

  不懂俊亨這麼做是什麼意思的梁耀燮,完全無法反應過來。

 

  「我在問你,打算逃去哪裡?!」逃,我並沒有這個意思,梁耀燮不解的搖頭。

 

  「擾亂了別人的心後,拍拍屁股就想閃人了,嗯」你在說什麼?我完全都聽不懂,俊亨。

 

  被接連的問話給搞糊塗的梁耀燮,面對不斷逼近的龍俊亨,只能不停的後退,直到…無路可退。

 

  「知道你現在這模樣像什麼嗎?」像什麼!!??梁耀燮心臟跳個不停,就怕龍俊亨再說些什麼過於刺激的話。

 

  雙手抵在牆壁的兩側,形成將梁耀燮圈在自己懷裡的動作,彎下腰輕輕的在他耳邊低喃:「你啊~就像怕被壞人侵犯的處子啊!」龍俊亨說完後,像是說了天大的笑話一樣,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。「還是你內心根本就在期待我這麼做!」大笑後,再補上一槍。

 

  聽到這句話完全石化的梁耀燮,顫抖著雙唇,艱難地開口:「戲弄我,有這麼好玩嗎?」說著說著眼淚便掉了下來。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為這個人掉淚了,他明明就不是一個愛哭的人。

 

  一隻大手默默的拭去那晶瑩的淚珠,有些後悔自己說了這樣的話,他,只是純粹覺得看他害羞尷尬的表情,實在太可愛了,而忍不住想要逗弄他。

 

  「對你而言,我到底算什麼?」梁耀燮終於忍不住的問,那雙清亮此刻哭的像隻兔子般紅腫的眼睛,就這樣盯著龍俊亨不放,像是要看穿他的內心深處。

 

 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兩個人無聲的用眼神對峙。等待的時間漫長到他以為不會聽到他的回答,卻聽到他嘆了長長的一口氣。

 

  「真的想知道!?你,會後悔的。」語重心長的一句。

 

  「我不會。」不管是什麼殘忍的回答,既然他都豁出去的問了,也要讓他死的明明白白,然後,才能徹底的放下這段感情。

 

  看著梁耀燮認真的模樣,這小孩真的懂得他想要的這句話,代表的將會是個怎樣的一個未來嗎!?

 

  「對我而言…梁耀燮,你是…算了,還是不說了」他實在沒有把握,這個小孩對他的喜歡程度究竟到哪裡,也許,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,他,不想害了這個單純的小孩,何況,這個人,還是他想珍惜一輩子的珍寶。

 

  「龍俊亨,你這大騙子!!」又被這個人給耍了的梁耀燮,整個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,只要摸著手邊的東西,就死命的往龍俊亨那裡砸去。

 

  邊躲邊閃的龍俊亨,心想,等到你再長大一些,能夠確定自己的感情那天,我會告訴你我內心最真實的想法的。就等到你過生日的那一天再告訴你吧!

 

  至於龍先生到底會告訴梁小燮什麼,就請在梁小燮生日哪天見分曉吧!(請去問他,不要問我^_^)

 

+++

 

  隔天。

hkimg.php.jpeg

(因為麥克風太高而煩惱的梁耀燮…。)


  龍俊亨壞心眼的坐在電腦桌前,壞笑。誰叫你這小樣,總是愛勾搭別人呢!哼!一個尹斗俊還嫌不夠,還給我來另一個鄭珍雲!

 

  「說我濫交,我看你才是一朵真正的爛桃花呢!!!!」毛沒長齊的小鬼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金晚晚 的頭像
金晚晚

HeRose

金晚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